翻譯家研究基本

楊武能的另兩篇文章《翻譯、接受與再創造的循環》、《翻譯·解釋·闡釋》則是從闡釋學角度,對翻譯的性質、特征作出探討。他認為,翻譯就是“闡釋”,“闡釋”貫穿了翻譯活動的全過程。無論是作家、譯者和讀者都是整個完整的創作、讀解過程中闡釋的承擔者。(詩怡,2000)該書中編還收錄了郭宏安、方平、江楓等翻譯家兼翻譯研究者探討翻譯風格的文章。風格問題看似語言問題,實際上,如果離開了對譯者主體性以及原作者與譯者主體間性的探討,就很難透徹地分析譯文中風格形成的原因(無論是依循原作的風格,還是譯者本常州翻譯公司 人的風格),因為“風格即人”。關于翻譯(譯者)主體性的問題,近些年來,高寧(高寧,1997)、袁莉(1998;2002)、舒奇志、楊華(舒、楊,1999)、呂俊(呂俊,2001)和葛校琴(葛校琴,2002)等學者都作了不同程度的探討。他們的關注點大多還是放在原語和譯語文本或文化對比以及翻譯過程方面,即譯者作為讀者、闡釋者和創作者的主體性發揮問題,對于譯者的翻譯選擇及其文化意圖等問題涉及較少。至于原作家和譯者的主體間性問題,目前更是甚少見到系統的研究文章。
綜上所述可以看出,我國的翻譯家研究基本上是從無序到有序地進行著,從自發的、隨意的、簡介式的研究向自覺的、有總體目標的、有理論深度的研究方向進步著。